母亲,让我爱你一次
2016-07-17  |  鳯靈沙  |  
点击数:
        在一个穷苦的山村,有一户贫困的单亲家庭,只有一个母亲拉扯着两个孩子(孩子的父亲因家贫外出打工至今毫无音讯)。当时,两个孩子一个四岁,一个两岁,而我就是那个四岁的孩子。
 

        自从我刚懂事有记忆以来,院子里的伙伴们都嘲笑我是野孩子,是捡来的,他们把我推倒在地上,围着我笑,有的用树枝打我,有的甚至用绳子把我绑了起来,用路边的垃圾丢我。

       就这样天天被欺负着,嘲笑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时光匆匆。我已经六岁,而弟弟也已经四岁。之后的时光也并没有因为长大而变的好过一些。

       有一次,母亲路过巷子口,看见我被欺负,于是拿起地上的树枝气冲冲的向我走来,我本以为她会替我收拾那群孩子,却没有想到,那树枝既然在我身上跳动起来,直到冒出一条又一条的痕迹。

       回到家后,弟弟笑嘻嘻地跑过来,一脸天真的说道:“姐姐,我们去吃饭。”他完全没注意到我现在狼狈的样。
“不去。”我冲他大声吼道。母亲回过头用阴冷的眼光瞟了我一眼,然后回头说道:“诺诺,我们去吃饭,今天她没饭吃。”我清清楚楚听到母亲说那个‘她’字时,几乎是用力咬出来的。

       过后的几天,母亲一句话都没和我说。我悄悄躲在房间的角落里,望着窗外,母亲露出那么慈祥的笑容对弟弟讲故事,就像冬日里的一抹阳光,而我却从来没有在母亲面前得到过如此温暖可亲的微笑。
 

       第二天,我放学后没有同弟弟一起回家,刚跨进家门口,只见母亲坐在板凳上认真的给弟弟缝那件只破了一小点洞的衣袖,我兴奋地跑到母亲面前,脱下已经洗的发白并且破了很多洞的外套。
“母亲,把我的也一起逢下吧!”我笑着对母亲说道。母亲望望我,又继续缝着衣服,我以为母亲答应了,便把衣服
放在母亲旁边,进屋写作业去了。当我再次出来时,只看见弟弟拿着我的衣服丢来丢去,我一把扯过外套,只见那三个破洞口依旧肆意得张着口。我哭着跑进厨房,“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缝我的衣服?为什么这外套我穿这么久,你不做新的给我?为什么弟弟过节就有新衣服,而我有时却连过年都没有?”我大声地嘶喊着,希望母亲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母亲只是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女孩子,缝衣服都不会吗?”
我气愤的跑了出去,在一堆枯草上放声大哭,偶尔看见灯光,我欣喜的以为母亲焦急的来找我了,却只是一闪而过,偶尔听见脚步声,却再一次令我失望。
 
       十月的天气,冷风阴森地怒吼着,我使劲着使自己蜷成一团,却毫无用处,调皮的风孩子还是从袖口,裤腿上的破洞外直冲进来。天黑压压的一片,四周的树木像极了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怪物,我再也忍不住,直奔家的方向。回来后,我看见母亲 房间 里的灯还亮着,我蹑手蹑脚着走上去一看,眼泪再一次决堤似的一发不可收拾,母亲正在教弟弟写字。那么投入,回想起我刚写1,2,3,4,5﹍﹍
 
       那时母亲几乎每天拿着一根筷子大的树枝,一旦我没写好就是一条红印迹,可是现在母亲却手握手地教弟弟写,时不时弟弟还偷偷把作业本扔地上要母亲捡,然后冲母亲哈哈大笑,母亲也只是回笑道,脸上没有一丝生气的表情。
 
       我独立在墙角,暗视着这一切,一阵冷风吹来,我才猛的清醒,脚一滑便摔在地上。(因为墙太高,所以我踩在碎瓦片上看的。)母亲起身来开门,我赶紧躲在角落里学猫叫:“喵~喵~”几句小猫声把母亲刚开门的手重新收了回去,听见屋内传出母亲和蔼的声音:“没事,小猫乱撞倒的吧,才发出的声音。”;“姐姐还没回来吗?我们要不要去找她?”弟弟问道。“没事,会回来的,我们睡吧。”母亲安抚着弟弟轻声道。
 
       在墙角,一个十岁大的女孩哭得稀里哗啦、第二天,母亲并没有怪我,只是和往常一样,好似昨天什么事都没发生,就是一场梦而已。
 
       从那之后,我学会了很多事情,却把自己也弄得伤痕累累,可母亲未曾有过一句关心,偶尔听弟弟说母亲夜里总会哭,我却不知道原因,只觉得她应该是想父亲了。就这样又过了四年。
过年了,每家每户都在一起说说笑笑,只有我们家冷冷清清。弟弟又穿上了新衣服,而我依旧是那件自己每隔几个星期就缝一次,洗得发白的大棉袄。
 
       过年了,这是家里唯一一次允许吃鸡蛋的时候,而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弟弟一手拿两个,我却只能两手抱一个,看着看着﹍﹍
 
 
       过年了,十二年来,我从未碰过鞭炮,而母亲总是会用几个钱给弟弟买来过过隐,却从来不许我碰。
今年,我再也忍受不住了,冲母亲喊出了我所有的委屈,母亲第一次在我面前落下了泪,然后告诉我:“你是我一次下地的时候,在田坎上发现的,所以捡了回来。”仅仅二十三个字,它磨灭了我对亲情报的所有期望,那一刻我跑到家门口,狠狠地注视着这个家,这个家里的一切。
 
       于是,从那以后,我漠视一切的不公平,我恨她对我的不公平,我恨所有嘲笑过我欺负过我的人,我恨上天的不公平,或许上天感应到了,那天下午下了一场大雨,雨中夹雪,我一病就是好几个星期,那段时间她每天都照顾我,还给我做了件新棉袄,可是我却不在欣喜。好了之后,我发奋学习,我要让他们知道看不起我,嘲笑我,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经过几年的寒窗苦读,不分昼夜,我最终考上了师范,我以为可以如愿意以偿的出人头地,如愿以偿地离开这个家,如愿以偿地不再见到令我讨厌的面孔……

可是学费却成了最大的难题,正在我担心之际,她已经将一叠钱放在了我的面前。只是说了一句:“你只管去读就好了,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我并没有感激她,我觉得这是她欠我的,我认为这是她的义务。
 
 
       终于我如愿以偿了,离开那个我生活了十七年的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就读了师范大学,每过几个月,我总能收到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地方邮寄过来的一大笔钱,我却从来不问来自何处,只是无忧无虑地花着,直至毕业。
       毕业后,我成了某小学的老师,每天看着他们的爸爸妈妈接送自己的孩子来来回回。而我却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关心,我从毕业到如今从未回过家,也很少打电话回去。
 
       我知道她不想见我,也没什么话和我说。有时读书时放假回家拿东西,出门前,给弟弟拿这样拿那样,唠叨这唠叨那,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只是一句简单的“路上小心,照顾好自己。”
我心里一直记恨着从小到大她对我的不公平待遇,我恨她。直到有一天,那一天一个电话彻底改变了我所有的人生观。
       那天早晨,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村里打来的,说她在医院抢救,很可能快不行了,叫我赶紧回去,我挂了电话没有答应要回去。
 
       晚上,手机又响了起来,依旧是村里打来的,老村长哭丧着给我说了一件我从来都不知道的事,原来我才是母亲亲生的,母亲之所以对我刻薄是因为她想让我努力上进,自强自立,发奋读书从而能有出息离开那个穷农村不再受苦。她不懂得如何教育我,只能有人本能的怨恨来激发我。
 
       瞬间,我回想起过去的一幕幕,原来母亲对我的不公平和刻薄只是她爱我,教育我的一种方式,并不是真心的那么讨厌我,不爱我。正因为太爱我,所以才忍心那么刻薄的对我,宁愿自己默默承受被自己亲生女儿误解怨恨的痛。
 
       我飞快地奔向火车站,当我乘坐在火车上,再一次让压抑了十三年的眼泪滚滚下落。我得知母亲给我大学的第一期学费是母亲四处下跪求邻居求亲戚借来的,后来的学费是母亲日夜替别人干农活,自己种菜,大冬天给别人洗衣服洗被子赚到的。
 
       此时此刻,我早已泪流满面,仿佛看见母亲在借学费求人下跪时的画面,母亲在田间饿着肚子挖地的画面,冰冻的冬天给别人洗被子,冻僵了双手的画面。难怪弟弟会说母亲每晚都会哭泣。直到临死前自己的孩子都不愿看她一眼,还记恨着她,她该有多么心酸多么难过多么心痛啊!
 
       想到这我以无力的跪下了,我恨火车为何开得如此地慢,仿佛时间过了几个世纪,可火车却没有前行的意思,我要快点回家,我要看到母亲的最后一面,我要跪在她面前忏悔,我要大声地告诉她我错了,告诉她我爱她。
当火车终于到站时,我早已冲入人群中往回家的小路上飞奔,心里紧张地默念着:“母亲,你要等我,你一定要等我!”可最终还是没来的急,母亲已经去了,当我看见时,她面带慈祥的去了。
 
       最后,母亲仍在为我着想,她怕我自责,怕我难过,所以一直隐瞒,直到临死前都没说。直到临死前都没有展现出她痛苦的一面。她把爱全给了我,我却用恨回报了她。
 
       我撕心裂肺的哭着,跪在母亲的身旁。“
 
       母亲,让我爱你一次。”我哭喊着,哀求着。我知道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母亲,让我爱你一次……好不好,让我爱你一次 .
上一篇:男人可以分为四种  >下一篇:没有了!
查看评论
猜你喜欢